您的位置: 扎兰屯信息网 > 健康

河南錯案當事人趙作海我不代替官兒也不代替

发布时间:2019-10-12 16:12:52

  2010年5月12日,赵作海在妹夫家休息谈及出狱后一直没有见到4个孩子时,他眼圈含泪本報資料圖片

  2012年4月20日,经历了 传销风波 后,赵作海和妻子李素兰开了家旅社,同时销售烟酒、零食图/CFP

  2014年5月5日,完成了工作后,赵作海在路边休息,从今年 月1日起,他成为一名环卫工,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儿新京报 朱柳笛 摄

  【赵作海人生轨迹】

  ●1999年 因同村赵振晌失踪后发现一具无头尸体而被拘留

  ●2002年 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缓刑2年

  ●2010年5月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赵作海故意杀人案系一起错案,宣告赵作海无罪,其获赔65万

  ●2010年7月 以公民代理人的身份重新出现在公众视野

  ●2011年4月 赵作海和李素兰领取了结婚证

  ●2012年4月 在商丘市归德路开旅社,8个多月后旅社倒闭了,损失4万元

  ●2012年7月 赵作海所陷传销案结案,损失17万余元

  ●2014年 月 成为商丘的一名环卫工人,负责清扫市中心长约150米的路段

  ■ 人物简介

  赵作海

  男,1952年出生,河南版 佘祥林 1999年,作为杀人犯入狱2010年4月,被 杀 者回村此后,赵作海无罪释放,并获65万元国家赔偿经媒体报道,他成为代表冤案的 符号 而广受关注

  ■ 对话动机

  离开监狱这四年,赵作海比想象中老得快他曾做过公民代理人,却发现很多事 管不了 ;曾参与过 西部大开发扶贫工程 ,后来才知道是传销,11年冤狱换来的65万赔偿款,四分之一没了;曾开了家小旅馆,不到9个月,赔钱倒闭现在,他成了一名环卫工,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儿

  62岁了,他没有等来期待中的否极泰来,比起刚出狱时的踌躇满志,他会怎样看待这四年的起伏对社会、家庭和自己的认知又发生了哪些变化又该如何面对以后的生活昨天是赵作海出狱的四周年,他给出了答案

  5月5日中午,在出租屋旁的小饭店吃过饭,赵作海与妻子李素兰又起了场 争执

  别打包太咸了,太难吃 李素兰冲赵作海嘟嚷赵作海说: 还能吃一顿呢 他起身,一股脑把剩菜倒进塑料袋里,李素兰剜了一个白眼

  上场 争执 发生在半小时前,李素兰扯着赵作海看不清颜色的皮夹克,让他赶紧换掉 下午 点,一家境外电视台的要来采访

  赵作海原是不肯的,妻子的声调高了八度: 扫大街的就非得穿得跟垃圾堆里出来的一样

  话音一落,老赵闷头进了屋,换了干净的衬衣

  赵作海如今的生活节奏几乎全由李素兰主宰,相比起前些年的意气风发,他佝偻着背,略显颓态

  在李素兰看来,出狱4年多,赵作海的抠门和邋遢还是没变唯一变化的,是他的身份

  拿到65万赔偿款后,赵作海和儿子、亲戚相继闹僵,众叛亲离,只得离开老家赵楼村;在宁夏又陷入传销,被套进去17.5万

  2012年4月,老两口在商丘市归德路开了家小旅社,只有十来个小房间,没独立卫生间没有经营经验,不到9个月,小旅社倒闭,4万又没了

  剩下的钱,被妻子放进了担保公司这是赵作海倚仗的最后的财富

  今年 月1日起,赵作海成为商丘市一名环卫工,负责清扫市中心长约150米的路段两条街区的清扫,一般得两个小时才能干完这份差事他已干了两个月零5天

  每天早晨5点,从出租屋到工作地十几里地,赵作海得骑40分钟;舍不得花上7块钱吃面,他中午再往返一个多小时,回家吃饭一天两个来回,路上多少坑,哪儿好走,他都摸得清楚他说好比这4年,经历了一番波折后,终于知道了哪些事儿能干,哪些不能干

  几年前刚从监狱出来时,赵作海不是这样,那时他做 代理人 ,面对找他 洗刷 冤屈的人,他会在大堂中间挑一把椅子坐上去,声音颇有些威严: 你们有什么冤屈,都告诉我

  出狱这四年,赵作海一直试图寻找社会里自己的那个位置,但均以失败告终,翻转了一圈后,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又回到了原点他感慨, 人没法过一个很平凡的生活,不容易都过去了,就这样吧

  人对得起我,我也得报答

  新京报:出狱后这四年,你几乎成了冤案的符号,怎么看待这个符号

  赵作海:那时全国各地都来采访,哪儿有冤屈的都来找我,一说冤案就是我,为啥特意提5月9号,这是赵作海出监之日,这一天法院的人是要学习的

  新京报:被当作符号,你会有排斥的感觉吗

  赵作海:我是没啥感觉,就是采访的人多,现在还是隔两三天就有人来我没干啥孬事,没啥不能说的事,谁来采访我都不拒绝

  新京报:现在还会回想到监狱的生活吗

  赵作海:想,想得少,只想好好干活

  新京报:偶尔想起时,还会觉得那么苦吗

  赵作海:苦,但苦不是我一个人的,五千人都跟我一样,那里判死缓、无期的占55%,时间一长,大家都是要干好活儿,早日减刑、回家

  新京报:冤案符号现在成了环卫工

  赵作海:出来之后,我才知道钱这么不禁花,进去前,一碗面条才两毛钱,现在都7块了再多的钱也禁不住折腾,不挣钱,剩下这些吃老本,咋够(商丘)市法院给我找了这工作我没文化,其他也干不了打扫卫生,够维持生活

  新京报:当了环卫工,街上会有很多人认出你来吗

  赵作海:都认得,跟我打招呼咧,也有人问:咿,老赵,你咋在这儿打扫卫生呢

  新京报: 拿65万赔偿金了还当扫地工 如果街边有人这样问,你会觉得不舒服吗

  赵作海:这有啥,当环卫虽说脏点,也没啥丢人的这也是给城市美容都不打扫卫生,这里不成垃圾窝再说,人都对得起我了,我也得报答,为国家出点力

  新京报:现在每月工资多少

  赵作海:1200我打扫的这个路最长了,多少米我不知道,就知道到担担面那个招牌那,干两个人的路段,所以给的钱多

  我不代替官儿,也不代替民

  新京报:现在还有人来和你说冤案,把你当维权代言人吗

  赵作海:谁来我都说,我现在已经不干了,也不问了,我是打扫卫生的,你的事儿别找我了,你找法院,找关系,找领导

  新京报:为啥不管了

  赵作海:我以前到河南高院去找一个领导,他说,你一个农民,虽说有一定的名声,人来找你,可你找谁啊你还不是要找俺吗俺要一签字,这事儿就办成了,要是不签字,你为难他说你还弄啥啊你现在也够吃了,啥事儿也不必多问了再说法院都弄不下来,你一个平民能弄下来

  新京报:他这话让你有什么想法

  赵作海:我想通了,我好好地干样儿工作,维持自己的生活,也不代替官儿,也不代替民,啥我都不问了再说我这一打扫卫生,劳动代表,你还找我有啥用啊

  新京报:现在看到冤案,心里还会难受吗

  赵作海:现在这个社会,不平的事儿多了,你问不了,也管不了,你河南出不平的事情,那山东呢全国29个省呢

  新京报:感觉你身上有了很多变化

  赵作海:变化就是血压高了心理上还是可以的,状态可以,吃喝也可以啥东西能干,啥不能干,都清楚了好比从我住的地方到我现在扫地的地方,一天跑四趟,路上多少坑,哪个地方不好走,我都知道

  新京报:刚出来时你不是这个状态,那时感觉你有好多想法

  赵作海:确实那时当代理人时,跟着蔺文才(一家 民告官 站站长)走了好多地方,他坐飞机带着我跑遍全国去给人维权

  新京报:为什么后来还是和他分开,不干这个了

  赵作海:我跟他说,你就是个站站长,很多官一上去就贪,你贪他也贪,现在这个社会是金钱社会,咱能管得了还有就是那时心里不踏实

  新京报:怎么不踏实了

  赵作海:人家要请你吃饭啊你花的都是人家的钱人家成天请你吃请你喝,你最后一点事儿没办,心里不舒服人家挣的都是血汗钱,大热的天弄点粮食换钱,叫你去跟他打官司,你吃了喝了,花费人家,不中

  新京报:现在感觉自己负担减轻了

  赵作海:我劳动,自己挣钱自己花,心里踏实

  社会复杂,人脑子也复杂了

  新京报:现在想起被传销骗钱的时候,会后悔吗

  赵作海:怎么不悔扫多少年大街才能挣那些钱

  新京报:开旅社为什么也没能做起来

  赵作海:那时房租价格还不算高,一年两万五,但电费水费多,人家的房子,他说俺使电使得多,俺也不知道到底使了多少,一个月水电费就七八百,房间就是都住满了,房钱也都不够,后来就停了

  新京报:很多从商的主意看起来是你妻子发起的,你心里会怪她吗

  赵作海:不怪,是我的问题

  新京报:那你觉得你的问题是什么

  赵作海:没文化,缺少知识,人家要骗你很容易蹲监狱,和社会脱节了十来年,外头的事情你都不知道,你看不到社会的发展,跟不上形势,你就得吃亏

  新京报:哪些社会的发展你看不到

  赵作海:好多我都看不到,想都不敢想我蹲监狱时,最好的就是大哥大,现在都是,谁还没有啊,都是苹果的,一个几千几千的

  新京报:出来之后,你会觉得社会变得复杂了吗

  赵作海:不光社会,人的脑子也复杂了,我觉得人的贪婪太多了,你看,国家多少大官小官贪,小官巴结大官送多少礼以前单纯些,公社的时候,谁敢贪啊

  新京报:是监狱复杂还是社会复杂

  赵作海:监狱里特别简单,就是吃饭、干活、学习,出来之后,才知道社会上的事儿最复杂

  借也闹僵,不借也闹僵

  新京报:说说家庭吧,听说你之前是被儿子赶出了家为什么

  赵作海:(叹气)还不是因为钱以前大儿子从我存折上拿了14万,也没跟我说一声

  新京报:现在和好了吗

  赵作海:啥好不好的我在监狱呆了11年,和儿子之间也很生了,见了也都没话说现在只能说关系缓和一些了有两个多月没见着儿子了,最后一次是他来,出去打工,路过这给我打,我就送了送他

  新京报:他现在还会跟你要钱吗

  赵作海:我不回去了,他也要不着了

  新京报:很羡慕别人的父子间亲密的关系吧

  赵作海:现在比以前好多了,前几天俺儿媳妇说村里唱戏呢,跟我说俺爸回来听戏吧,我说不能,我当着环卫呢,不能放假这也算可以了

  新京报:你和老家的亲戚也都断绝了来往,为什么

  赵作海:为啥他们要借我的钱,又不还我咱庄稼人说,民怕上千,官怕上万农民借了钱,要还,一亩地的粮食都卖不出一千块,还不上;官也一样,让他马上拿出一万块来,他也没办法我借一万,借两万,他们怎么还得了

  新京报:所以宁愿要钱,也不要情义了

  赵作海:借的时候,都是俺哥啊,俺们亲兄弟啊借钱蜜上浇油,要钱结冤仇蜂蜜上浇上油特别香,要钱的时候,人家就说,我可借你几个钱,你可有几个钱了有啥了不起的以后还你哪有钱还哦他光说大话,不会还你的不如不借

  新京报:就这样闹僵了

  赵作海:借也闹僵,不借也闹僵,还不如不借有几个钱我自己花着,不走亲戚了,互不来往,等于俩人不认识

  新京报:这样的生活值吗想没想过不如没钱

  赵作海:你有了钱,儿子还想着你的几个钱,理着你;你没钱了,他就不问你的事儿了,你还不是一样遭罪

  不愿孤零零一座坟

  新京报:现在看你和你妻子还是经常吵架

  赵作海:有句话说得好,见了困难绕道走,大事临头慢开口,看到问题,她再说,我不说,你只要不开嘴,她就没办法我就是少惹事

  新京报:很多人评价你的妻子太能花钱

  赵作海:她是花钱厉害,但这也没错,对一个女人来说,谁不爱美啊要美容就得需要钱为啥她六十岁还恁美啊,就是美容啊

  新京报:外边的这些评价你不介意吗

  赵作海:人家说是人家的事儿,她又没跟着人家过,我的媳妇花我多少钱,千人说,万人说,只要我一个人不说,就是枉然

  新京报:你很爱护你的妻子

  赵作海:哪个老公不喜欢自己的妻子,日子就过不成我这些钱,要是晚年都存着,都不花,没有一人觉得幸福,那过得有啥意思爱护你的妻子,就是爱护自己

  新京报:平时她关心你的哪些细节,让你觉得温暖

  赵作海:她有时间回去打扫卫生,烧烧水,做做饭,这样我心里就感觉暖我下班回家,有人等着我,能吃口热乎饭两个人都半百之年,还走到一起了,这就是不容易

  新京报:你会有儿子儿媳的担心吗她骗走你的钱

  赵作海:你不相信妻子就是不相信自己我觉得他们的想法错了,我都60了,是死过的人,临死之前,我想有个陪伴,不想死了孤零零一座坟

  没自由才是悲剧

  新京报:回望出狱后这四年,经历这么多,累吗

  赵作海:不大累,现在心情已经好了,干活也不大累了

  新京报:就算受骗、赔钱也都扛过去了

  赵作海:那是过去的事了,过一事少一事,现在,就这一天,这一片干完就去那边;那边干完,就能到树下凉快凉快

  新京报:这四年你干了好多事,被传销骗,开旅社赔钱,又当了阵公民代理人,但看起来都失败了所以很多人看你的人生经历,会觉得是场悲剧

  赵作海:是,没有一件事情做成了但现在可不算悲剧在监狱里,一行一动都有人看管,你没自由,这才是悲剧现在出来了,人身自由了,想上哪儿就上哪儿,没有人控制你,这就是最好的快乐

  新京报:这四年你最高兴的是什么时候

  赵作海:我儿子结婚的时候被传销骗钱,我也没有太难过,为啥因为儿子结了婚,我也有了孙女了,我完成了我的事儿,这就是高兴和快乐

  新京报:有没有特别后悔的事儿

  赵作海:就后悔我没多少文化要有文化肯定能出个长篇小说以前大连有个人来找我,说给我写的书叫我看看,我一看,说不行他写的人叫吴作海,不是赵作海,我不愿意了

  新京报:你觉得你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现在有真知了吗

  赵作海:我要不是经过那么多困难,我也没这样的口才给我这个工作,我也不会接受,还有很多想法,觉得我可以干这个干那个

  新京报:这些经历会让你不相信这个社会,对它有戒心吗

  赵作海:现在我认清了,这还是一个金钱社会,作为一个农民,一个人一亩半地,肥料价钱高,种多少庄稼,一年还不是卖千把块还是做生意赚钱,没有钱,就算咱俩都认识,人也不把你当啥

  新京报:以后什么打算

  赵作海:这几个老本也吃不了多长时间,我就在这儿打扫卫生了自己劳动几日算几日,到年纪大了,还有几个儿子女儿呢

  新京报:你觉得他们会照顾年迈的你吗

  赵作海:唉,谁老了自己的儿女不管呢他能不知道你没吃的了,不给你吃的你要是坐那动不了,他还是会管的吧

  □新京报 朱柳笛 河南商丘报道

o型腿怎么治疗
脑梗塞偏瘫恢复期可以吃通心络胶囊吗
老年人膝盖骨关节炎
成人护理垫价格是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