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扎兰屯信息网 > 历史

狼血神探 三百四十五章 真实的恶梦

发布时间:2019-10-12 17:58:01

狼血神探 三百四十五章 真实的恶梦

离开菲尔德城堡,罗格等人一路向西,随后转向北方

,在盛夏的平原上行进了一周的时间,靠近了伊塔利公国的王都伊塔利城,此时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伊塔利城郊外的一座小镇,名曰都灵。请大家看最全!

“我们就快到地方了。”站在都灵镇的门外,罗格指着北方对凯瑟琳说:“从这里继续向北,再走一天的路程就到伊塔利城了。”

“然后我们就去找断罪者公会吗?”凯瑟琳满怀期待的问。

“对,他们应该并不难找,断罪者公会和盗贼公会不同,他们是公开的反吸血鬼组织,公会所在地不是藏于地下,所以我们不需要费什么周折。”罗格一边说一边与凯瑟琳、墨菲一起披着黄昏的晚霞进入了小镇。

在小镇最大的旅店门口,三人看到一支车队停在店门前,一群风尘仆仆的旅行者正在整理车辆和马匹,罗格从他们身旁走过,与一个左脸上有三道狰狞疤痕、留着一缕八字胡的男子擦肩而过,两人彼此看了一眼,罗格平静地进入了旅店。

他向老板订了三个房间,付了定金后带着凯瑟琳和墨菲来到二楼,路上凯瑟琳好奇地问:“门外那些人是什么人?我看到他们的车上好像装有很多武器。”

“他们是狼人猎人。”罗格轻声回答。

“狼人猎人?”凯瑟琳听到这句话顿时警惕起来,关切的问:“他们在这里干什么?难道说这个镇子周围有狼人存在?”

“我不知道,也许只是路过,人类国度现在已经很少有狼人活动了,你们在日月森林时也见过了,大部分狼人都已经退入了森林中生活。”

罗格在自己的房间门口停下脚步,推开房门说:“当然,也不排除有少数人单独出来活动。”

“会不会是……”凯瑟琳有些激动的看着他,话说了一半却又咽了回去,罗格扫了一眼她欲言又止的表情,笑道:“也许吧,如果他们真的是为了猎杀狼人而来的,那么明天早晨我们就可以得知消息了。”

“明天早晨?”凯瑟琳依然不明就里的看着他,身后的墨菲轻声提醒道:“今晚是月圆之夜。”

凯瑟琳恍然大悟,看到罗格微微点头道:“没错,狼人猎人通常会用一个月的时间来物色目标并进行准备,然后在月圆之夜动手,是否有收获,明天早晨就见分晓。”

凯瑟琳默默地点了点头,心里压抑着一丝小小的期待,此前在家乡威利斯镇的时候,她曾想过让罗格帮她寻找杀死父亲的那只白色狼人,但因为怕耽误正事,最终还是放弃了,而今狼人猎人的出现,让她又燃起了一丝希望。

夜色渐渐深了,一轮皓月升上了夜空,凯瑟琳站在房间的窗口,眺望着天空中的那轮圆月,暗自猜测着狼人猎人们今夜的行动,期盼着他们能够在天亮时恰好带回那只杀死她父亲的白色狼人,为她的父亲报仇。

突然,窗外的街道上传来了一阵惊叫声,凯瑟琳好奇的探头向外张望,看到皎洁的月光映照出一个黑色的影子,它从空中呼啸而过,背后的一双魔翼轻轻扇动,凌空扑向一个正在狂奔的路人,将他按倒在地挥爪刺穿了他的身体。

“我的天哪!”凯瑟琳不禁惊叫一声,她看到更多的黑影从空中掠过,不断攻击地面上的人群,放射红光的魔法轰击在小镇的民居上,将它们埋葬在一团瓦砾之中。

“是吸血鬼,这些恶魔在屠杀镇上的人!”凯瑟琳吃惊的看着夜空中呼啸而过的吸血鬼,转身呼唤小花灵冲出了房间。

她焦急万分的敲开罗格的房间,心急如焚的喊道:“罗格先生,你听到了吗?吸血鬼正在外面屠杀百姓,我们要去救他们才行!”

“别着急,冷静点儿。”罗格不慌不忙的转身走进了房间,凯瑟琳焦急的跟进房里,看到他在桌旁坐下,她冲到他身边催促道:“我们不能耽误时间,他们已经杀了很多人了,我们得去阻止他们!”

“这是伊丽莎白对我们杀死菲尔德的报复。”罗格慢条斯理的答道:“同时也是陷阱。”

“陷阱?”凯瑟琳诧异的问。

“没错,如果我们现在出去跟他们交手,被杀死的吸血鬼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但等到他们离去后,治安官来到这里只会发现我们和满地的尸体,那样一来我们岂不是有口难辩?”罗格拿起桌上的咖啡壶倒了一杯咖啡说。

“可是就算这样,我们也不能见死不救啊!”凯瑟琳忧心如焚的攥紧了双拳大声说。

“见死不救有时候才是最好的挽救,因为当你救了别人,反过来需要别人拯救的时候,却没有人会来救你。”罗格的眼眸中掠过一丝异常的冷静,让凯瑟琳的心里感到一阵寒意。

她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犹豫片刻,抬起头盯着罗格问:“可是,你猎杀吸血鬼不就是为了救人吗?你已经为此背负了很多污名了不是吗?为什么到这个时候,你突然退缩了呢?”

“正因为我一直在背负污名,却从未因此收获感恩,所以我不想再在此刻跳入伊丽莎白的陷阱,如果我们在此刻被治安官追捕,那么我们在伊塔利王都的行动将变得非常困难。”

罗格冷静的抿了一口杯中的咖啡,低头看着杯中的咖啡说:“更何况,我猎杀吸血鬼并不是为了拯救人类,我只是为了我自己。”

“为了你自己?”凯瑟琳诧异的盯着他,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还没等她问个明白,墨菲出现在房间门口,他的目光扫过两人,对凯瑟琳说:“不要说了,既然他不去,我们去救那些人!”

凯瑟琳回头看了他一眼,默默地点了点头,转身正准备离开,罗格从桌旁霍然而起,厉声喝道:“谁都不许去,伊丽莎白正在等着你们自投罗!”

“如果我们真的要死在这里,那也是我们的宿命,我们将欣然接受,而不是躲在这里当一个懦夫!”墨菲毫不退让的反唇相讥道。

罗格回头将凌厉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墨菲同样满怀敌意的凝视着他阴冷的眼睛,被他们夹在中间的凯瑟琳不安的看看两人,墨菲突然伸手拉住她,转身向屋外走去。

“你们给我站住!”罗格从屋内冲出,一把抓住墨菲的肩膀,墨菲放开凯瑟琳回身抓住他的胳膊,一个过肩摔将他摔向身前,罗格一个空翻稳稳落地,纵身一跃扑向墨菲,将他撞击在走廊的墙壁上。

“兄弟,我希望你不要在这个夜晚跟我作对,我知道你其实并不喜欢我,甚至对我有所厌恶,但我不希望让伊丽莎白从中渔翁得利,你懂我的意思吗?”罗格用手臂顶住墨菲的脖子,凝视着他的眼睛咬牙切齿的说。

“你也许可以击败我,但你不能左右我们,我们不是你的傀儡,我们有我们的选择,你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冷酷,像你一样对屠杀坐视不理!”墨菲冷冷的盯着他回敬道:“你根本就是个怪物!”

罗格默默地望着他,沉默片刻喃喃点头说:“你说得对,即然这样的话,一切就到此为止吧,我们从这里各奔东西!”

他放开墨菲,回头看了凯瑟琳一眼,对两人说:“希望你们两个不要为此后悔。”

说完,他转身返回自己的房间,重重的将房门关上,墨菲和凯瑟琳看了看彼此,女孩儿对于事情闹成这个样子感到非常懊悔,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

“我们走!”墨菲上前拉起凯瑟琳的手,转身向楼梯的方向走去,没走几步,旁边的墙壁突然倒塌下来,一个黑影破墙而入将墨菲和凯瑟琳撞倒在地,一把卡住凯瑟琳的脖子将她提上了半空。

“凯瑟琳!”墨菲挣扎着爬起来,看到伊丽莎白背后展开一双血红的魔翼,戴着黑丝手套的手掐着凯瑟琳的脖子,一缕皎洁的月光从破碎的房间里照进走廊,映照出她殷红嘴角的一丝狞笑。

突然,罗格房间的门打开了,罗格的身影从门内走了出来,他站在阴影中凝视着伊丽莎白,吸血鬼公主飘浮在月光下,如同午夜幽魂般打量着他说:“孤狼,你终于出现了,我还以为你连这个丫头的命也无所谓呢!”

“伊丽莎白,你不要逼我!”罗格的眼中流露出凶狠的杀机,恶狠狠的盯着她说。

“你是在求我吗?”伊丽莎白冷笑着摇头道:“当你杀死菲尔德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

她回头看了一眼被自己挟持的凯瑟琳,将锋利的爪子刺入她娇嫩的脖子,看到一条血痕从伤口流淌下来,得意的笑道:“做决定吧,过来救她,还是看着她死掉?”

罗格默默地将目光落在凯瑟琳痛苦的脸上,在长久的沉默后,他迈步走向伊丽莎白,就在这时,小猫头鹰莉莉丝突然飞到他面前拦住去路,大声叫道:“不行,坏狼,你不能去!”

“我没有选择,宝贝儿。”罗格意味深长的摇了摇头,抬手轻轻的推开她说:“离我远一点,保护好自己。”

“坏狼!”莉莉丝无助的带着哭腔大喊一声,看着罗格从自己身旁走过,当他距离伊丽莎白只有几步远的时候,他突然疾步冲向伊丽莎白,腾空跃入了月光之中。

伴随着一声震慑人心的咆哮,他的身躯陡然增大了一倍,身上的衣服化作了雪白的鬃毛,双手双脚变成了锋利的钢爪,头颅化作狰狞的狼头,布满尖牙的口中发出凄厉的狼啸,一双闪耀绿光的眼睛倏然睁开。

月光中腾空而起的白狼挥爪劈向伊丽莎白,吸血鬼公主抽身从血雾中消散,白狼一把抱住坠落下来的凯瑟琳,将惊得目瞪口呆的女孩儿放在地上,用极为复杂的眼神看了她一眼,转身冲出破墙,纵身扑向飞在半空中的伊丽莎白。

“不,这不是真的!”被墨菲扶起的凯瑟琳,目光呆滞的看着白色狼人离去的方向,月光映照在她闪烁着惊恐的瞳孔中,一声绝望的惊呼回荡在月光之下:“墨菲,告诉我!这只是个恶梦!”

老罗的大招已解锁,而他和凯瑟琳的这段刻骨恩仇也必将在此做个了断,大幕已经拉开,这个月圆之夜,祝我生日快乐吧,兄弟姐妹们!

亳州治疗男科医院
晋中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通辽好的妇科医院
亳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晋中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