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扎兰屯信息网 > 娱乐

风云闪电侠 第七十章-【修炼瞬移】

发布时间:2019-10-12 20:43:25

风云闪电侠 第七十章-【修炼瞬移】

第七十章-

这一幕,让得云乘风也震撼了,生怕二人有损,赶紧闪身出现。

却在这时,怀空突然凶光陡胜,放下白玲,猛然纵上,已把大夫扑翻在地。

就在这时,怀灭顺怀中摸出一块石头,飞而扑上,狠狠就向大夫的头颅砸去。

血光飞溅,大夫痛叫中,手脚挣了挣,就这般死在了地上。

二小孩杀了人,反应过来时,也急了。

怀空抱着昏迷的白玲,泪如雨下,怀灭支着身子坐起:“怀空,不要哭,我听说镇外有个帮会铁门,我们带着白玲过去,求他们救救白玲。”

此时夜已暗黑,两个面黄肌瘦的小孩,还有一个已经受伤,竟要背着一个重病的女童远走寻医,这不能不让云乘风震撼。

原本只想把三人收入天下会一步步培养重用,此时,云乘风起了收徒的心。

怀空怀灭已看见了他,满是讶色,云乘风凝立在门前,身影欣长,和声问道:“这小女孩的病,我能救得,你们可愿拜我为师、跟我学艺,日后没人再敢欺负?……”

二人扑地跪下,齐呼师傅,神色真挚恳切。

蜀中一行,云乘风招纳了铁门出山,铁道居工马旗旗主。铁神、铁狂屠、铁智二人也安了职位,一负责兵器,一负责衣甲,一负责机关屋舍。唯铁心兰不愿为职,只辅助爹爹铁道做事。

而更让人欢喜者,乃是收得怀灭、怀空、白玲三徒。

云乘风为三人安置居所,只在乘风堂之侧,一面让两位夫人多关心照顾他们。

一面又拣选自身武功传给三人,怀灭学闪电掌,白玲学奔雷腿,怀空最是重视,亲授刀法,学“惊雷六变”。

多日相处下来,云乘风及二位妻子对三人十分关切,又派遣侍女照顾。

三人对其感激之心日深,更已隐隐把云乘风当做父亲看待。

恩师如父,这本就是古人一致的观点。

又过几日,步惊云说服吕义来投,居司礼旗旗主,其子吕廉居副旗主。

然秦霜招纳乾震却空手而回,云乘风也不做恼,亲自前往,三请三顾,终是迎来了乾震投靠,居刑法旗旗主。

乾震本有一子,原著中一年后被铁狂屠劫走。只是此时,大家同在云乘风手下效力,再也不会发生这等事情了。

云乘风放心秦霜办事,许多帮务都交由他去办,只有重要事情才出面处理。

他每天抽些时间,亲自去查看少年帮众的训练培养。这些新进的少年帮众,由他一手引进,没有雄霸的影响,日后才是忠心于他可以真正重用的精锐。

而其他时间,除去陪妻子孩子,指点三位徒弟武功外,他便抓紧修炼武功。因为,他知道,在这个风云世界里,拳掌能轰碎城墙,刀剑可毁灭楼房,只有武功,才是决胜千里的关键。

帝业要成,武功不可荒废。

入夜了,微风徐徐,颇有冷意。

云乘风光着半身,练功一阵,却是汗流浃背。

此时,经过渊渟岳峙后的沉淀,云乘风又以电解之法提炼药材辅助。内功越深,已达先天第三境的顶峰。

一旦突破,便是绝顶之境。一旦登临绝顶,那便是内功的另一个境界,云乘风不知道会有怎样的不同,但隐隐能够感觉到,那将是层级的一个飞跃。

星空如洗,月朗星稀。淡淡的莹白月光洒在身上,只见云乘风双臂下垂,正在凝结着真气和电劲。

须臾,真气和电劲鼓到了极致,只见他轻呼一声,刹时身影顿失,没有消耗任何时间。凭空再闪,云乘风已经出现在十丈开外。

瞬移,对,这就是瞬移,自与剑圣一战被激发出瞬移之能后,云乘风就加紧修炼。

此时,已经从先时的只能在一丈内瞬移达到了能在十丈内瞬移。

然而还是和原来的一样,每次瞬移,都会把他的真气和电劲消耗一空,瞬移之后,全身疲软无力。也就勉强能举刀劈砍,可没有半点威力,瞬移之后的劈砍,就如普通人出刀劈柴一样的力道。

而且瞬移之后要恢复真气电劲,最少都需要一夜时间。

“或许要等我的内功高深以后,瞬移后身体才能越来越有力量吧!”

云乘风喃喃念叨着,转身回屋。

一间大屋,分里外两间,楚楚已经搂着龙儿安睡。

云乘风回屋,因瞬移之后,全身乏力。

明月柔媚的靠上来,也无力云雨。

明月却也不急,微微侧着身子:“哥哥不用担心,若是哥哥累了

,就让明月来服侍哥哥吧!”

云乘风却是吃了一惊,暗道:“这好像有点不对啊!明月不比楚楚,云雨之时都是有些害羞,以前只是静静闭着眼睛。兴奋时,也会轻咬嘴唇,压制着呼声,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这时间,明月已扭着身子走来。

雪白的峰峦轻轻颤动着,腹下浅浅,随着火光若隐若现。

楚楚属于娇小玲珑,明月却属于端庄润美。

臀线峰线更加凸拱,云乘风咽了口吐沫,帐篷已撑得老高。

“哥哥,可不可以把蜡烛灭了。明月第一次,觉得害羞……”

云乘风点点头,蜡烛熄灭。

屋内漆黑,刹时,只觉腿上一物火热,明月的手已经游了上来。

她的动作有些生疏,颤抖的握上来。慢慢俯下身子,轻巧的唇,已然盖了上去。

原来她所说的第一次,乃是第一次口内。

动作生疏,每次都会有牙齿顶到,云乘风却更有别样的感觉。

到了后来,泄尽了。明月却还紧紧含着,任是顶到喉咙里,也不放开。

口中奇异的感觉,却也让她更觉火热,圆润的股臀一抬,自己坐了上去。

秋风打窗,此非春,却是春宵一刻值千金。

拜剑山庄剑祭之期越来越尽,云乘风却还有一件大事要办。

天下会落足天山,虽易守难攻,然极其不利于长远发展。

此时他把目光盯向了天荫城,天荫城建在天山脚下,本只是一个小镇,后来雄霸在天山建天下会。天荫城也因此日益强大,原本的镇中之长,也得朝廷册封,提做城主,其实按职位,相当于一县之长。

天荫城只在天山脚下,城主虽属于朝廷设官,其实也早被天下会势力渗透。雄霸在位时,城主亦对他恭谨有加,此时取天荫城,不过走个形势。

但涉及到和朝廷对抗,司礼旗旗主吕义觉得身为武人,不该反乱朝廷。又怕一但攻城,势必死伤民众,出言劝止。

此是他职责所司之事,云乘风倒也不责骂,只道:“昔年独孤一方尚能控一城一池,我云乘风掌天下会大旗,为何不可?吕旗主所言之事,我自会在意,攻城时少做杀劫就可。”

乾震随即出列,跪禀道:“承蒙帮主三顾之恩,今乾某未有一功,愿往说降。”

云乘风等的就是这句话,看来乾震其人,当真还有几分本事。

大笑道:“准,乾旗主若能得功,赏黄金百两……”

这却让吕义有些后悔了,谁都知道天荫城不过囊中之物,早知道他就不该反对,而是直接请缨说降。

呼和浩特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衢州白癜风
珠海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呼和浩特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衢州白癜风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