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扎兰屯信息网 > 体育

莫言作品被挑出常识错误坦然回应读者提得对

发布时间:2019-07-13 00:46:22

莫言作品被挑出常识错误 坦然回应:读者提得对

10月29日,莫言参加山东高密的红高粱文化节,期间他正低头翻看

10月29日,莫言参加山东高密的红高粱文化节,期间他正低头翻看

“天山童姥”误为“童佬”;将岳母的母亲称为“老岳母”……莫言小说中的文史常识差错被《咬文嚼字》挑出,近日引发友关注并热烈讨论。成都商报昨日就此事采访了《咬文嚼字》副主编黄安靖,他透露,这是《咬文嚼字》2010年为莫言作品挑出的差错。“我们明年挑‘茅奖得主’,而莫言在其中,这次我们准备联系作家们,获得许可。”

《咬文嚼字》从莫言的作品中挑出五处历史常识和文字错误:

古时女性“道万福”不“打躬”

在长篇小说《檀香刑》中,写孙眉娘见知县时描述道:起身后“又打一躬”。

有读者指出,孙眉娘“打躬”,这不合当时妇女的礼节习俗。“打躬”,指两手抱拳高拱,身子略弯,这是旧时男子使用的礼节。古时女子向人敬礼应该是“万福”。清朝时女性见了知县可以跪拜,也可以道个万福,但不该打躬。

“童姥”误为“童佬”

在《生死疲劳》中,一段是:“金庸的《天龙八部》中的那个九十多岁了还面如少女的天山童佬,那小老太太双脚一跺,就蹦到参天大树的顶梢上,像鸟一样地吹口哨”。莫言想说的应该是那个“天山童姥”。“姥”指年老的妇女,“佬”多数是指男人,而且含有轻视的意味。

侦察员不是侦查员

《酒国》开篇一句是:“省人民检察院的特级侦察员丁钩儿搭乘一辆拉煤的解放牌卡车到罗山煤矿进行一项特别调查”中可看出,莫言犯了一个常识性错误,他把属于司法人员的“侦查员”写成了属于军事人员的“侦察员”。“侦查”是司法术语,指公安、检察机关为确定犯罪事实和犯罪嫌疑人而依法进行调查。“侦察”却为军事术语,指为弄清敌情和其他有关作战方面的情况,进行秘密察访等活动。很明显,莫言混淆了“侦查员”和“侦察员”的概念。

将岳母的母亲称“老岳母”

莫言在《酒国》中写道:“我岳母诞生于一个采燕世家,她在我的老岳母肚子里时就听到过金丝燕痛苦的啁啾”。

将岳母的母亲称为“老岳母”,显然不妥。“岳母”是指妻子的母亲。岳母的母亲应叫什么呢?汉语中似乎没有专门的称谓。一般碰到这种情况,丈夫总是跟着妻子叫。妻子叫母亲的母亲为“外婆”或“姥姥”,那么,丈夫也称岳母的母亲为“外婆”或“姥姥”。

易牙不是战国亾

《酒国》中还被挑出有一处错误:“战国时易牙把儿子蒸熟献给齐桓公,其味鲜美”。《咬文嚼字》指出,烹子为羹以献齐桓公的易牙,是春秋时代的人,而不是战国时代的。

莫言认错

挑得很对,非常感谢

《咬文嚼字》把这些错误汇总后分两次寄给莫言。莫言第一次看了后也回应:“挑得很对,非常感谢。”第二次他又说:“读者提得对。我认错。”随后,他感慨道:“说实话,我连小学都没毕业,能有现在的成绩,是读者对我的错爱,还被戴上一顶‘着名作家’的帽子,实在让我汗颜。既然读者能在我的几本书里找到错误,说明大家依然喜欢我,也对我是个莫大的鞭策,那我就更要善待读者,一丝不苟地继续写下去。我肯定,在我的书中,还有很多错误,我非常欢迎大家毫不客气地指出来,我一定虚心改正。”

明年再咬

瞄准12位茅奖得主

昨日,黄安靖还向透露,明年准备“咬”茅盾文学奖得主,在近十几届的得主中选了12位作家,一个月咬一个作家的获奖作品,其中包括莫言的《蛙》,此外还有麦家、阿来的作品。

“我们没有考虑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个计划很早就有,因为拼音首字母是M,莫言排列很靠后,我们也不会调整。这次咬这些作家首先要和他们联系,征求他们意见。”

黄安靖称,《咬文嚼字》还在进行两项工作,一是今年咬博客要评年度十大差错,二是评年度十大流行语和差错。

西宁有哪些产科医院
贺州有哪些内科医院
双河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株洲最好的性病治疗专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